上海申虎设备有限公司

全国咨询热线
18116434448
申虎机械专业的技术支持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常见问题解答 >

全自动药厂装盒机生产线之十二时辰

文章出处:未知作者:申虎装盒机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9-27 15:57【

   大唐六十九年,天宗,包装分舵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子时,夜半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万籁寂静,鸡都已经睡了,唯有天宗依然醒着。
    它的包装分舱,人和机器昼夜不停。39.45米长的包装线,如春蚕,抽丝不断。装载依诺肝素纳的注射器,从最开端的脱巢机进入,历经灯检、旋杆、装安全装置、贴标、泡罩、装盒、赋码、装箱、码垛等十数道工序,变成成品进入仓库。十日之后,这些济世药品,装船入海,沿着海上丝绸之路,一路向西,再向西,直达欧洲,拯救资本主义世界日愈粘稠的血管。
    波兰,意大利,西班牙,德国,法国,英国……天宗药品之所及,国际主义光华普照。“日不落”的市场占有率,指日可待。
    然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饿其体肤,劳其筋骨,给他偏差,于半夜乱其设备。
    一条“出口伺服电机过载”报警,装盒机嘎然停止。
    操作员复位,重启,不动;再重启,还不动。
    报警如故,设备趴窝,产线停止。
    还有40万支针筒急待包装,前线极度缺货!
    如果药品不及时包装,便不能及时入库!
    不及时入库,就会延迟发运!
    延迟发运,便会推迟到货!
    推迟到货,就会导致资本主义脚底血管不通,把它的脑袋憋大,它会膨胀!它会冲动!它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!
    留给天宗包装分舵的,只有十二个时辰!
    “报——————,包装线装盒机故障!”
    一场维护世界和平的维修行动正式拉开序幕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丑时,鸡鸣----------------
    巡班电工赶到。
    此人乃包装分舵四大小护法之一,善使一把三寸长的一字镙丝刀,艺高人胆大,素有三品带电操作勇士之称。
    电工问清详情,循着报警信息,查到出口。
    居然未发现电机。
    出口两条纸盒夹紧皮带,乃是设备主电机通过蜗轮蜗杆副和链轮驱动,即出口并没有单独的驱动电机。
    再查主驱动电机的驱动器,一切良好。
    正常运转的装盒机,为什么会在深夜报出这样一条报警?
    这个不存在的电机带来了什么样的征兆?
    为什么设备看出来并未卡滞却始终重启失败?
    难道有超自然的力量在干扰?
    这是灵异的复苏还是科学的沉沦?
    诡异的气息弥漫着包装车间……
    欲知详情,且看中央七台科学频道继续跟踪报道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寅时,黎明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机修工赶到。
    这位同志刚好与一款古酒同名,所谓“何以解忧,唯有XX”。值此人类之大忧,能看到这位壮士,极好极好。
    生产员看到机电双剑合璧,顿时舒了一口气。
    解忧兄手工盘动设备,畅通无阻,仔细检查各大传动机构,无遗落异物。
    信心满满,大喝一声:“开机!”
    此时他心中那壶小酒已然开盖。
    “上班修机,下班吃鸡,实乃人生一大乐事也。”
    人世间最美的酒,无过于拯救世界后的那一杯。
    操作员启动,报警,重启,再报警。
    咣当
    酒洒
    鸡飞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卯时,破晓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故障终于惊动了主管级的人物。
    主管召集2个工程师,1个电工,1个机工,在现场开了个会。
    决定使出武林中那门可肉白骨活死人可让屌丝娶女神的第一绝学
    ——“拆!”
    强拆的拆!
    拆迁的拆!
    “不行,你们这样会导致偏差!”
    人群中一名现场QA提出严正的抗议。
    当!
    一把锋利的一字镙丝刀掉到地上。
    电工捡起来,在手指间绕转:“身为一名电工,随身拿一把镙丝刀防身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    主管问QA:“现在能拆了吗?”
    “不能!”
    当!
    一把重达四斤的大号活动扳手掉到地上。
    机工捡起来,在手中挥舞:“身为一名机修工,随身拿一把扳手防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    主管问QA:“现在能拆了吗?”
    “不能!”
    “唉——呀呀呀呀呀!拿笔来!”
    主管暴起,接过笔墨纸张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写了一篇科学实证勤勉和谐的维修方案。
    “拿去签字!”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辰时,早食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签字,签字,再签字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巳时,隅中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手续办妥。
    “动手!”
    主管大喝一声。
    大家排除法,开始拆起。断开主电机对设备上半身驱动。
    开机,没有报警。
    再连上半身,断开下半身,启动。
    报警。
    “下半身没有问题,真相就藏在上半身之中!”
    然而,上半身,问题在哪?
    林林总总十几套传动机构,外加密密麻麻装着超过二十根传动轴的折纸机。
    这无异于在A股中找出赚钱不做帐的那支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午时,日中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经理级别的人物出现。
    开会,集中讨论。
    有人提到可能是程序错乱。
    但是平白无故,脑袋烧坏可能性极小。
    难道由于地磁错乱,这台装盒机已经具备自我意识?
    不是说建国之后都不许成精吗?
    假如它真的成精,估计是要疯。
    不远万里,从悠闲的亚平宁半岛过来,断然是没想到自己会一天三班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。
    而且车间的对面,还有一台来自同样地方的西林瓶装盒机,由于产品未上市,这条西林瓶包装线就没怎么开过。
    它的心里在呐喊:
    TMD, 同样是做机,怎么差距就那么大捏!
    然而,以上一切都是幻觉。
    回到现实,四十多万支针筒依然在等待中,故障原因还在排查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时,日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距离因为缺货把资本主义脑袋憋大乃至导致世界大战还有四个时辰。
    总监级人物出现。
    所有人都盼着他能力挽狂澜。
    但他知道自己不那个力挽狂澜的人。
    没关系。
    他有手机,手机里有号码,他知道那个人是谁。
    除了原厂设计师,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这条包装线。
    他的人,去了项目组,但是他的精神依然在车间的空调系统中循环。他的知识扣出来上自动称重机至少还能称出两斤。
    “喂,在哪?车间……”
    “老大,不用多说,昨夜我观天象,便知必有故障。”
    “那你TMD还不赶紧滚过来!”
    “我还得等一个人。”
    “谁?”
    “瘦头陀。”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酉时,日落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工厂外,道路边,一胖一瘦在抽烟。
    天宗双陀,胖头陀和瘦头陀。
    胖头陀身高168cm,体重120;瘦头陀身高160,体重亦有160。
    胖头陀看了一眼瘦头陀。
    “东西带了吗?”
    “哥,我都带了。”
    瘦头陀的秘密武器,传说中的“要你命三千”维修套装,上可修德国高速灌装线,下可通车间男女厕所。
    “哥,你的秘密武器带了吗?”
    胖头陀敲敲脑袋:“我的脑子,每天都带。”
    瘦头陀敲敲自己的脑袋:“真好,那我的就先不带了。”
    “很好。”
    “很好是什么意思?”
    “很好的意思就是,可以出发了。”
    “好的,哥,走。”
    “左脚右脚一个慢动作,注意背景音乐。”
    “没问题,哥。”
    两人走出二十米。
    “等等。”
    “有问题吗?哥。”
    “瘦头陀,你膨胀了。”
    “我最近有点过劳肥。”
    “你看看你的肚子。”
    “啤酒喝得也比较多。”
    “傻X, 什么时候轮你走到我前面?!”
    “不好意思,咱俩好久没合作,我把肚子收一收。您先走!”
    这时办公楼上传上一声怒吼。
    “你们两个傻X还不赶紧进车间!玩啥呢!”
    嗖!
    嗖!
    两道身影窜进包装车间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戌时,黄昏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天宗双陀的出现,在包装车间引起一阵骚动。
    “快看,那两人出现了。”
    “包装线这下肯定能修好。”
    “对啊,整个天宗就属这俩最能装。”
    ……
    胖头陀面对包装线,立如松。
    “我胖头陀不修无名之机,品牌,规格,型号,速速报上!”
    “哥,你调皮了,这不你搞的项目吗?SOP都是你写的。”
    “瘦头陀,能不能按套路走?写我所做的,做我所写的,行不行?!”
    “好的,哥!品牌:西尼马蒂,规格10支装带安全装置,型号J8J8."
    两个人向现场人员了解情况。
    胖头陀在白板上列出各种可能原因,再一一划掉。
    然后,开机,重启,得出结论。
    “它的下半身确实没问题。”
    “是的,哥,设备的下半身我都检查过了,特别那根轴。还很硬,没事。”
    “查上半身。”
    “怎么查?”
    胖头陀沿着传动链往上走,列出几个拆解点。
    “顺着主轴往上拆解,用排除法。”
    “好!”
    瘦头陀拎出要你命三千,便着手干活。
    设备很难拆,拆了更难恢复。
    但是,这对瘦头陀来说,都不是事。他命带着“拆”字,无论多么精密的设备,只要看一眼,便知如可拆装。他只要盯着谁的结婚照超过一小时,这对夫妻十有八九得分。
    这一年,他就有点无聊,在人群之中多看了几眼那些明星秀恩爱的图片,结果娱乐圈满风雨,合合分分分分分分……
    扯远了。回到现实。
    瘦头陀麻利正要拆解第一个链轮的第三个坚固螺钉。
    胖头陀叫了一声:“等等!”
    瘦头陀急刹车。
    “思路错了。从最好拆,最不难恢复相位的部位开始。”
    胖头陀指指折纸机下料部分的皮带轮组。他若有所思道:“当然,这里出故障的概率小之又小。毕竟它在整个传动链中处于末端,对主电机扭的影响,微乎其微,所以以我的专业眼光加上这么多年的包装设备经判断,故障极可以出现在……”
    “哥!故障果然出现在这里,你太神了哥!”
    瘦头陀已经以迅雷不及掩之势拆掉全部的皮带轮,发现一卷翻边的皮带。
    脱开皮带轮,开机,恢复正常。
    换上新皮带,开机,故障排除。
    胖头陀没想这么五大三粗的装盒机,居然如此敏感。最远端一点小小卡滞,居然能引起主电机过载报警。
    这一下,也歪打正着。
    “果然,我的专业眼光和这么多年包装设备的经验没让我自己失望 。”
    胖头陀四十五度角仰望吊顶,既深沉又专业。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亥时,人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。
    连接驱动链,恢复机械和电气相位,重新试机,春蚕开始吐丝,世界和平万岁。
    胖头陀看着轰轰运转的包装线,轻叹一声:“很好。”
    “很好又是什么意思?”瘦头陀问。
    “很好的意思就是后面的事由你来处理。”
    嗖——瘦头陀先撤了。
    嗖——胖头陀也撤了。
    两人轻轻地来,急速地撤,不带走一丝功名。
    只留下一地的偏差。
    (全剧终)此文转至微信公众号深圳南山区高新科技园英语角曾药师,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进行删除。上文详细的记载了药厂装盒机生产线的工作情况,如果您对药厂装盒机有购买需求欢迎联系申虎机械,且设备有故障问题不会像上文一样麻烦,只需要查看触摸屏的故障原因显示即能快速解决问题,感兴趣的话赶紧咨询我们吧!